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小博客平台 大大职场空间

frank.wan@focu-search.com如果喜欢本博客欢迎收藏并分享!

 
 
 

日志

 
 

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2013-10-29 16:49:57|  分类: IT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BN记者 徐涛 袁帅

  在中国,对创业公司的早期投资市场上,投资者还远未成熟起来。

  中国的连续创业者会察觉,和多年前比,投资环境变好了些;但如果和硅谷或其它区域相比,好时候还远远未到。

  阻碍他们的地方在于,即使开发一款程序比往昔容易,他们依然依赖大量钱的投入;与此同时,既能给钱又能给予其它帮助的投资人屈指可数。

  “美国的服务在中国基本用不上。例如Amazon的云服务,成本很低,服务灵活稳定,还可以按照小时计费;但国内有名的阿里云,费用是国外的4到5倍,还只能按月付费。”Jing.fm的创始人施凯文说。

  这使得获得充足资金对中国创业者而言依然十分重要。当然他们的负累还包括攀升的房价和飞涨的物价。

  “我自己觉得对于创业者来说,永远只有一样东西最重要,就是谁给你的估值更高,其他的都蛮虚的。”一位要求匿名的创业者说,“至于说能给你提供什么附加值,我觉得那就是国外的东西,有当然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而对国内的投资者而言,他们现阶段最能提供的也的确是钱。

  “中国现在所谓VC实在太多,大部分除了钱其它都帮不上什么……但其实任何时间(创业者)需要的都是行业资源方面的帮助,而不是太多钱,”Autotiming的张春晖说。他此前也在松禾资本做投资总监,同时也是一位连续创业者。

  即使最近几年涌现出一些孵化器,但按光速创投投资副总裁韩彦的说法,也都不够专业,无法覆盖到所有好的创业者。

  “国内很多天使投资人都是做传统行业发家的,对技术和产品看得不透彻,每天只会盯着盈利模式、营销方案。在处理与年轻团队的关系上也无法做妥当,总是有种班主任与学生的感觉。”“哪上班”的创始人韩冰说,他的公司是一个面向程序员的招聘网站。

  用做传统行业的思维方式来做风险投资,往往让一些投资人越俎代庖。Lots of Buttons的创始人Ken Lee在创业初期获得了一个天使投资人的投资,并且占股50%;当Lots of Buttons做得越来越好之后,这个天使投资人要求拿更多股份。当Lee拒绝了这位投资人的要求后,这位天使投资人开始使用自己50%股份的持股权来阻碍Lee的各种提议,最后,Lee不得不卖掉自己的股份离开。

  一些风险投资基金(VC)最近才转向更早期的投资。在此之前,PE(Private Equity,私人股权投资)能带来的收益更高,拥有更大规模的风险投资基金也因此更加愿意追逐这一阶段带来的收益。但现在因为竞争激烈,后期的投资收益正在被压缩。“当看到B轮C轮价格太高时,我们就不会再想去追这个估值,可能我们会往更早期阶段的项目看。”纪源资本合伙人符绩勋说。

  另一个原因在于一些行业,例如可穿戴式设备,尚刚刚出现,几乎所有的公司都还处于早期。看好这个领域的VC无法执着于后期投资,却也不想错过投资机会,因此开始进入早期投资中。

  但这些传统VC未必能给予投资者钱之外的更多帮助。

  “VC给的建议我也不会全都采纳,一来他们都很忙,未必能经常和及时地给你建议;二来,大方向可以帮忙做判断,但小细节不行。所以只要是站在同一阵线就可以了,”Lee说。他觉得实际经营中遇到的问题自己可以慢慢摸索,除了钱,想不到还需要VC什么帮助。

  但其实创业者需要更多钱之外的帮助。“例如人脉就很重要。比方说你要和某个大公司合作,如果不认识,可能只能从销售谈起,会很难;如果投资人可以介绍,直接就可以和VP谈,容易,也节约时间。”施凯文说。

  “早期阶段对我们团队而言来说最需要的是一个真正懂技术、懂产品、自己做过科技类创业的人来和我们交流经验,给予产品方向的指导。”哪上班的创始人韩冰说。他觉得现阶段投资人真格基金给予他最多的帮助在于人脉的快速建立和产品方向的快速准确定位。

  “VC根本跟不上我们公司的发展和产品更新迭代的速度。”今日头条的创始人张一鸣说。

  和VC的沟通有时格外低效。施凯文说有一次会面经历让他印象深刻。他和一位初次见面的投资分析师见面,在他将公司和产品介绍完后,对方觉得不错,就叫来VP,这位VP又将此前投资分析师所问的问题问了一遍;之后,VP又叫来合伙人,如此这般他在4个小时内将同样的东西分别向三个人都讲了一遍。

  但一些VC已开始为创业者提供更多服务。“我们会给创业者很多资源,比方说帮助他们拓展人脉。但和红杉在硅谷的做法还不是很一样,因为两地情况也不一样。”红杉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经理说。红杉在内部也会为其投资的公司开设系统的专题讲座。

  但在一些行业,VC们依然显得十分谨慎,不会轻易涉足。“A轮和B轮都有VC来找过我们,但不是很顺利。因为国内的安全行业竞争激烈,也没有看到非常清晰的商业模式和盈利预期。”LBE创始人张勇说。LBE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安全公司,最近拿到新一轮融资,投资人是腾讯产业共赢基金。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企业风险投资在中国越来越多。在过去,大公司宁愿花重金去创业公司挖人也不愿进行投资和收购,而在这一年,大公司的投资收购变得多起来。

  和其它投资人相比,企业风险投资往往能给予创业者更多经验和资源。

  “我们会看中投资人行业内的背景和资源,如果他们公司跟我们互补或有深入合作的可能,那么更好。”LBE创始人张勇说。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帮助LBE建立了规章制度和体系,也会给予渠道和资源进行推广;除此之外,LBE已开始和腾讯的产品展开深入合作。

  但企业风险投资也会对公司有更多控制;同时,接受投资也是一种“站队”—这意味着接受某个公司的投资后会失去其竞争对手的合作。

  “例如去哪儿的流量受限于百度[微博],腾讯和360都不合作,市场就被压缩了。”高原资本董事总经理涂鸿川说。这也是不少创业企业面对企业风险投资诱人价码依然选择其它投资人的原因。

  这些企业风险投资已经将投资目标扩展到中国以外的地区。在硅谷,无论是百度,腾讯还是阿里巴巴[微博],都有投资人在物色猎物。在2013年10月4日,阿里巴巴领投了在Montain View的移动应用搜索引擎Quixey的C轮融资。

  一些年轻的天使投资人也开始崭露头角,他们大多有相似背景—通过几年前的技术类创业获得人生第一桶金。“他们了解IT行业,懂技术,与新一批的创业者在各个方面都聊得来。”韩冰说。

  少数创业者开始考虑是否直接在硅谷发展。而这样的机会开始变多,500 Startups也开始在海外招收创业者。语言也不再是最大问题—500 Startups的合伙人Christian Tsai说他们的学员中曾有一个日本团队不会英文,他们请来了翻译解决这个问题。

  “我想大部分中国的VC和PE之前投资时都期望挣的是PE差,真正投资创新是少数;但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就必须要创新了。在未来我们会希望看更多创新企业……中美的差距也会拉小。”纪源资本符绩勋说。

  (本刊记者李会娜、沈从乐、陈思、许悦、俞斯译、郑浩榕、娄晓晶、许诗雨参与对2013年VC趋势调查)

  联系编辑:dongxiaochang@yicai.com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