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小博客平台 大大职场空间

frank.wan@focu-search.com如果喜欢本博客欢迎收藏并分享!

 
 
 

日志

 
 

GREE的“三年天下梦”  

2013-09-07 16:24:46|  分类: 游戏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机游戏的先驱者GREE衰落了。随着手机迎来的智能时代,GREE的业绩也在急速缩水,那一时间成为任天堂威胁所带来优越的自豪感,也不得不在3年后匆忙结束。对现在的GREE而言,以“活下来”为目的的生存游戏已经悄然开始。

和迅速崛起一般,GREE的衰落似乎也将非常快
和迅速崛起一般,GREE的衰落似乎也将非常快

没有GREE的“方舟”

为了追赶前辈们的脚步,GREE的特意选择了乐天和LIVEDOOR昔日总部的地段:六本木新城,作为自己公司的办公地。而8月下旬的一个早上,这里突然喧哗四起。

“如果赞同这个计划的企业越来越多的话,我们或许就会被整个游戏界孤立起来。”

“那岂不是会丢掉现在的位置吗?要注意投资者的动向。”

骚动的起因,来源于世嘉等15家智能手机游戏公司合作开拓用户的新闻。虽然新闻内容写的是“世嘉将作为旗手,与其他公司一起开发交叉推广网络,在急速成长的手游市场中携手前进”这样的内容,但无疑还有“将GREE除外”的潜在含义。

如果这一设想实现的话,借由SNS游戏用户发达的GREE在未来极有可能会被孤立起来。整个计划,似乎被赋予了这样一个代号:“诺亚”

15家开发商的诺亚方舟,或许是他们选择脱离GREE的征兆
15家开发商的联合制造的诺亚方舟,或许是他们选择离开GREE的征兆

“诺亚”——旧约圣经创世纪中登场的“方舟”。游戏公司为了生存下去将不再依赖GREE,联合起来用自己的双手建造属于自己的方舟。这一行动的原因为何?

参加这项“诺亚”计划的游戏开发商负责人牢骚满腹:“现在的游戏必须支付给苹果和谷歌一定的手续费。如果gree再收手续费的话,我们自己连一半收入都拿不到。”

随着美国苹果公司和谷歌为主角的游戏平台降临,犹如喷射引擎一般的成长速度也使得SNS为基础的商业模式顿时分崩离析,GREE在游戏圈中的向心力也自然随之衰退。

GREE曾凭借大热手机游戏《钓鱼明星》而闻名,之后建立起了快速增长且高收益,以SNS为基础的商业模式。自社开发的面向SNS用户发送自己运营的游戏信息,并供玩家之间交流的系统自2010年也开始向其他游戏公司提供服务。通过这项服务,GREE建立了从游戏内销中抽取一部分收入作为手续费的盈利模式。

“时间的问题”和翻脸不认人

结果,GREE的商业模式被智能手机时代击溃了。用户的取向从GREE擅长的,在浏览器中运行的简单网页游戏,转为智能手机上表现更加丰富多彩,数量更加繁多的游戏应用。其中的代表,无疑是GungHo的高人气作品《智龙迷城》。

不仅如此,在智能手机时代,出现了像苹果和谷歌这样垄断游戏应用的支配者。应用类游戏不需要用户登录GREE的SNS,直接下载即可。苹果的出现,从GREE手中夺取了众多游戏公司可观的手续费收入。

2010年后,GREE凭借成功起飞的SNS游戏商业模式,和竞争对手DeNA两家公司在3年的时间里,一起创造了手游每年4000亿日元的市场规模,如此的速度和气魄甚至动摇了以任天堂、索尼等家用游戏机制造商为顶点的传统游戏产业。

2012年,GREE的6月期综合净销售额达到了1582亿日元,营业收入827亿日元,利润率更是超过5成,这一成绩让苹果谷歌甚至微软等世界级的IT企业也相形见拙。

GREE:曾经的社交游戏绝对统治者
GREE:曾经的社交游戏绝对统治者

“把在日本成功的商业模式拓展应用到全世界”GREE社长田中良和虽然有过这样坚决成为全球化企业的理想,不过那毕竟也是曾经巅峰时期的豪言壮志罢了。手机游戏市场本身就在不停的成长,而GREE从主角的宝座位置上滑落,只是被变革的巨浪吞噬掉而已。

一家游戏公司的高层以玩笑一般的口吻说道 :“GREE的销售额衰退的比较严重,(诀别)只是时间问题。”

2000万日元的新人工资条

如果说GREE跌落神坛的理由只是游戏因手机服务的构造而发生改变的话,那实在也太小看GREE了。难道不是故作高姿态,无法真挚的接受周围和自己立场的变化吗?

“像福袋啊彩票什么的,能够激起用户侥幸心理贪小便宜的东西很多。但社会只要能够接受的话,那就没有问题吧”在“Complete抽卡问题”纷扰的去年夏天,田中良和社长前面不谨慎的发言让事态火上浇油。GREE赶忙以不发表任何意见作为应对,但此事依旧瞬间传播的沸沸扬扬。本应该及时危机公关处理事态发展,结果最后却落得了敷衍了事。

Complete抽卡问题
Complete抽卡问题
日本政府判定“Complete抽奖”是违法活动
日本消费者厅判定“Complete抽卡”是违法活动

有位游戏业界的高层说:“一连串的问题导致公司形象受损。认为处理的方式特别俗气,一下子离开GREE的年轻人很多”。而此时,在原本属于SNS的世界,免费通话、聊天应用“LINE”崛起了。2004年成立的GREE还不到10年,就已经变成了上一代的古董。

面对GREE在今年4-6月之初终于迎来首次赤字,田中良和用“面向智能手机的业务没能弥补旧型手机衰减的份额”来解释亏损的原因,当然,DeNA也被同样的问题纠结着。但是,GREE还有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圈内人士用“太多泡沫”来形容它的盲目扩张路线,在逆风的情况下,“扩张”成为了GREE一个必须权衡的负担。

有游戏公司的领导说最近有这样的笑话:

“有认识的人从GREE辞职了,想要挖过来。可是他们部长级的工资和我们副社长是一个水准,怎么雇得起哟。”

应届生年收入2000万日元——GREE在理所当然的进行着不得不让人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的招聘活动。从游戏公司的跳槽员工处得知,GREE有着“上一份工作年收入550万可以涨到800万日元” “1000万涨到1800万日元”的好条件。

或许是因为有着如此优厚待遇的缘故,竞争对手公司不得不用“GREE挖人是劳务市场动乱的主要原因”来讽刺这一行为。GREE的员工仅在一年间就增长了1.5倍,达到了2364人。2013年6月期财报显示,GREE的人工费较前年有了两倍以上的爆炸性增长。

GREE 2013年6月期财报显示人工成本暴增
GREE 2013年6月期财报显示人工成本暴增

自2011年收购美国市场手机游戏公司OpenFeint,GREE便一直积极地拓展海外市场。在美国、巴西、荷兰、阿联酋、英国、韩国等国接连不断的设置新的据点。

如果持续高增长的话,一切投入就都可以收回来,但是现在已经陷进去了。GREE正等待着过于分散的战线重新收拢。

“也希望大家都能考虑一下”——自公司创立以来,田中良和在今年夏天首次向全体员工发送了策略调整的紧急邮件,重新修订了这个游戏业内无比羡慕的工资体系。提高业绩联动部分的比率,因销售业绩增长而增加的员工工资现在基本固定不变。高级职员的工资已经决定将缩减一部分。高峰期每月招聘有经验雇员100人的名额,现在缩减到30-40人。


天真的“GREE国王”

海外公司相继关闭,如今只有了美国、加拿大和韩国幸存了下来。某位GREE高层反省到“或许可以说是无谋之举吧。立足点和业务都没有谱呢,就开始在世界各地创建商务据点。”同时,不少粗制滥造的游戏从项目中剔除了,约占总数的三成左右。

但是,无论怎么削减成本,都只是一些类似止血层面的基础政策。GREE的东山再起还有胜算吗?

8月14日的财报公布会上,田中社长就网络广告、创投(VC)、商品三个预备发展的业务,做出了“对未来半年全新的业务形式抱有期待”的表态。这三项新政都很难说是可以起死回生的良策,但不可思议的是,田中良和脸上却是满脸笑容。

在业绩受到重创,急速恶化的今年春天,田中良和满是急躁与疲倦,满脸焦虑,据说身体也几度染病,业界内甚至传出质疑他是否能够连任的声音。但是在8月的会见中,这些疑虑与担心被他愉悦的表情统统扫除。从他的满面春光中似乎可以看出,田中对赋予自己“时代的宠儿”这一称谓的觉悟。

田中良和作为持有GREE股份48%社长的同时还是一名经营者。他曾经因被美国福布斯、财经杂志誉为“世界少有的年轻资产家”“明星经营者”而引起轰动。然而和其他互联网创业公司的管理者不同的是,怎么看他都属于不善言辞的那种类型。

缺少领导者姿态的管理常常被讽刺为“哥们式经营”。而田中本人虽然因成为开辟SNS游戏商务模式先锋而闻名于世,但作为经营者还是残留着一些天真。

去年11月GREE达成了与雅虎的合作协议,目的是依靠日本最大门户雅虎的吸引力,来为自己的游戏增加用户。某位GREE的相关人员回顾此事说道:“因为有着着急和雅虎合作对抗DeNA的心态,所以合同内容都是雅虎那边一口敲定的。”

GREE与雅虎的合作 “看起来很美”
GREE与雅虎的合作 “看起来很美”

而实际上,已经有100款以上的DeNA游戏和雅虎合作中,而GREE和雅虎共同出资的公司直到7月底才有1款产品发行。这一成为话题的合作闹剧,其实就是焦躁的田中想抱着雅虎大腿一飞冲天罢了。

这样的“GREE国王”真心要转变吗?

是枯竭,还是虚怀若谷

财报发表前一个月的7月份,GREE公司内有着田中即将“变心”的话题。即使是那位负责游戏部门亲信中的亲信,也已经决定要进行撤换了。

吉田大成:背负的是责任还是黑锅?
吉田大成:背负的是责任还是黑锅?

所谓的亲信,就是在公司内连田中自己都称作“GREE之宝”的常务:吉田大成,GREE的游戏事业到目前为止培养出的唯一主角。沉默寡言的田中虽然让人事不要讲明事情的缘由,但是公司内部认为此事是“让他来承担责任”的员工非常广泛。

另一方面,引领智能手机游戏应用部门的负责人,是之前去北美指挥应用开发的常务青柳直树。改革领导层的目的无非是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应用类游戏,但今后的道路无疑满是荆棘。

本来GREE若要往“普通的游戏公司”方向转型的话,就必然降低SNS移动游戏在全球的存在感。用完全丢掉GREE的特殊地位作为最坏打算而去豪赌一把,田中似乎已经决定抱有“没有退路了”的态度来面对此事了。

“首先用热门游戏吸引用户,继而让其他游戏也享受到这些资源。如果能够聚拢这些用户的话,GREE应该就能幸存下来。”

巅峰期引领世界带来的那股傲慢从田中的话语中消失了。这是否意味着田中良和的创业者之魂已经枯竭?还是说他丢掉了成功带来的虚荣,达到了虚怀若谷的境界?

软银和乐天这种前辈级创业公司已经数次驾驭了“波动期”,这也是公司经营者们驾驭失败和误算的成功历史。而作为后辈的GREE 是否能够东山再起,便要仰仗田中良此次的脱胎换骨了。

from:sina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